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输配电网  > 正文

新东直流工程:“飞龙在天”特高压 “中国创造”新名片

北极星输配电网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9/9/24 8:24:53  我要投稿  

北极星输配电网讯:●新东直流工程西起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的新松换流站,东至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的东方换流站,线路跨越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省区,全长约1953公里,宛如飞龙在天、联通东西,为广东、深圳经济社会发展输送来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为东西部区域协调发展架设起牢固的空中走廊。

●这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抗震等级最高的特高压换流站,位于海拔2328米,抗震烈度设防9级!

●每年新增西电东送能力500万千瓦,每年向深圳输送电量约200亿千瓦时,约占深圳年用电量的四分之一。

●这是落实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12条重点输电通道之一,也是国务院保障经济“稳增长”的重点工程。

●这里是滇西北至广东±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简称新东直流工程),是西电东送首条落点深圳的特高压直流工程,也是南方电网西电东送第三条特高压直流通道。

在超高压塔架上,高空专业技术工作人员对塔架和线路进行维护和检修。

日前,本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力量”大型报道采访组一行走进位于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的新东直流工程,实地探访电力行业致力打造的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这一中国新名片。

自主攻克高海拔高地震烈度叠加的世界级技术难题

因为高海拔的缘故,9月的剑川已然秋意渐浓。淅沥细雨中,本报记者一行顺着一个个S形山路,走进羊岑乡新松村。四面环山的山凹中,高耸的铁塔,一座连着一座;高压输电导线,蛛网般四通八达。

装饰灰色色带的白色外墙,以白族民居壁画装饰的围墙……看着眼前这座镶嵌在大山深处、白族风格浓郁的建筑群,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大理局党委书记、执行董事龚天森告诉记者,这里就是我国电力行业自主攻克高海拔高地震烈度叠加这一世界级技术难题、创新打造的新东直流工程送端——新松换流站。

“新松换流站是新东直流工程的起点站,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抗震等级最高的特高压换流站。”新松换流站站长余荣兴说,该站主要把澜沧江上游云南段苗尾等梯级水电站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到深圳负荷中心,并与云南电网联通。余荣兴边走边介绍,新松换流站包括500千伏交流场、500千伏交流滤波器、±800千伏直流开关场、阀厅及换流变区域四大部分。

“通过‘建设者+运维者’双重角色打造,助力设备消缺,新松换流站基本实现了零缺陷投产目标。”2016年4月即参加该工程建设的龚天森说,新松换流站将生产与基建无缝衔接,安全管控、技术监督、人员培训多维度结合,“多根手指弹钢琴”,该站三分之一的缺陷在设备安装跟踪的过程中即同步被消除,工程启动阶段紧急、重大缺陷全部被消除,其他缺陷消缺率达99.5%。

一切事故都可以预防,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截至9月19日,新松换流站投运以来已安全运行719天。

新东直流工程累积送深电量逾383亿千瓦时

“新东直流线路跨越3600米海拔,堪称同类工程中世界最高。”南网超高压输电公司有关负责人现场接受采访时表示,此外,工程全线涉及的拆迁量大、线路跨越的重大工程多。

事不避难,义不逃责。这位负责人表示,新东直流工程自2016年2月3日开工建设以来,在跨越四省区近两千公里的战线上,数十家参建单位、一万多参建人员等相关各方齐心协力、攻坚克难,精益求精、追求卓越,不到两年时间,线路两端的新松、东方换流站拔地而起,特高压线路横穿东西。

2017年12月底,新东直流工程实现双极低端投产。2018年5月18日,工程提前43天实现全面投产,当年完成送电量182亿千瓦时,全年超计划送电32亿千瓦时。

“工程建设和运行维护中,我们成功解决了高海拔地区空气稀薄带来的更为复杂的电力设备外部绝缘问题,以及高地震烈度带来的地质灾害等问题,在世界上首次采用800千伏直流穿墙套管和旁路开关加装阻尼减震装置等抗震设计,创新研发了阀厅Z形连接金具等20种抗震金具。”龚天森说,该工程的建成、投运,为今后藏东南水电送出等更高海拔和高地震烈度地区的电力建设,奠定了技术基础,取得了有益经验。

截至9月19日,该工程投运以来,累积输送深圳电量已达383.517亿千瓦时,今年累积送深电量逾203亿千瓦时。目前,南方电网西电东送有新东、高肇两大直流工程向深圳送电,占深圳统调最大负荷约40%,今年1-8月累计送电量约占深圳全社会用电量45%。

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大理局新松换流站的直流场,新设计的直流滤波器首次采用“z”形连接金具,可减小地震作用下换流阀塔位移的影响。

“新东直流工程建设不仅提高了西部澜沧江上游电能外送能力,也有助于提升广东、深圳环境质量。该工程投产后,可相应为上述地区每年减少煤炭消耗64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1600万吨、二氧化硫排放量12.3万吨。”龚天森告诉记者,目前,每分钟就有13.3万度西电送往深圳,而这一分钟的清洁电能不仅可助力深圳实现GDP达2.77亿元,更维护了深圳的蓝天白云,西电东送用实力助推了深圳实现高质量发展。

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已成为中国新名片

特高压±800千伏直流输电技术是实施国家西电东送战略和电力跨区域大范围输送的核心技术。西电东送战略实施,让中国直流输电技术实现从零起步到完全掌握核心技术的跨越,攻克了特大电流下的绝缘特性、电磁环境、设备研制、试验技术等世界级难题。

事实上,早在2018年1月8日,“特高压±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就获得了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以新东直流工程建成投运为标志,中国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经历了外方主导、外方参与到中方主导的过程。余荣兴现场讲述的一个故事很有代表性。作为德国西门子公司派驻现场的技术经理,外籍专家扬克来中国电力行业多年,最开始的一些直流输电项目是外方交钥匙工程,核心技术根本不让中方人员接近。随着中国自主研发能力的持续增强,我们逐渐掌握了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和核心设备的研制。眼看着中国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项目陆续上马,没有太多工作可做的扬克只好惆怅地打道回府。

“包括换流变压器、换流阀在内,新东直流工程的核心设备全部实现了国产化。”龚天森自豪地说,中国制造的工程设备运行状况非常好。按照业内的一个重要考核指标,截至目前,新东直流今年的能量可用率为百分之百。也就是说,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停电。只要在设计范围内,受端东方站想要接受多少电量,送端的新松站随时都可以送得出去。

“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已成为‘中国创造’和中国电力技术走出去的新名片。”龚天森说,这是世界公认的领先技术。

现场

跨越3800多米海拔的巡线工

技术人员用智能仪器进行巡线。

9月上旬,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在雨中沿着鹤庆到洱源的山路盘旋而上,云雾缭绕中,遍布山头的巨大风力发电设施时隐时现。

±800千伏直流输电线中海拔最高的铁塔

海拔3467米!矗立在马耳山灌木和裸露岩石上的滇西北至广东±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简称新东直流工程)60号铁塔,堪称是世界上同等规模直流输电工程中海拔最高的铁塔。

27岁的陕西小伙儿王磊眯缝着眼,脑袋仰成了直角,仔细观察塔上设施的工作状况。

“高压导线放电是正常现象。只不过阴雨天的湿度增加,相对干燥天气的电阻小,导致放电声音增大。”作为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大理局输电二班工人,巡线3年多的王磊安慰着不安的记者,“马耳山海拔高,很快就会因为天气寒冷进入封山季节,我们要抓紧巡线。”

“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检查铁塔、导线是否处于正常状态,最担心的就是冰雪天气造成导线结冰甚至出现凝冻状态,影响输电安全、稳定。”王磊告诉记者,他所在的输电二班11人,主要负责西电东送大通道——新东直流工程跨越大理、丽江两地的144公里线路、262座铁塔的运行维护,巡线地段平均海拔2300多米。

从双腿打颤到如履平地

说到在高海拔地区巡线的困难,王磊扶说,马耳山上巡线,最高需要经过海拔3800多米的地方,巡线人员爬到塔位后,还要对后面的铁塔进行巡查。

“就这一座铁塔,每次巡线都需要两三个小时。”王磊说,山上没有吃的,只能带点干粮。高海拔上的巡线人,“风餐”是常事。

忆及当年第一次攀塔登高、高空走线,如今如履平地的王磊说,那时虽然心中不停打气,但在离地数十米高的导线上,双腿还是禁不住打颤,“现在大家都是熟能生巧了。”

抬头指着高高铁塔上的玻璃绝缘子,王磊告诉记者,去年停电检修期间,颜世成带着大家更换线路上自爆的绝缘子,从地面配合到高空作业,颜世成指挥若定。地线断股了,他坐着工作用“飞车”,在单根架空地线上就完成了修补工作,引来地面上同事们一片叫好声。

在30多米高的铁塔上“避雨”

“马耳山海拔高,天气多变,一天可能有两季。”王磊说。

有一次,现在已升任班长的胡宗华带着王磊等几个同事去巡线。刚开始干活,王磊他们就听到胡宗华在塔顶上大喊:不好,暴雨来了。话音刚落,大雨点就砸了下来。塔上的胡宗华进退两难:不下吧,雨太大;下吧,塔太高、太滑,况且下来再上去太消耗体力。无奈之下,胡宗华只好就近找到大的塔材交叉处,系好安全带。淋了半小时雨,雨停了又抓紧干活。

新东直流工程是西电东送首条落点深圳的特高压直流工程,每年输送的电量约占深圳市年用电量的四分之一。“作为西电东送大通道的守护者,能为深圳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电力保障,我们巡线人辛苦也值得。”抹着额头上的雨滴,王磊憨憨地笑着说。

人物访谈

一场隔着十二台 换流变的“异地恋”

“在世界海拔最高的±800千伏特高压换流站,我们谈了一场隔着十二台换流变的‘异地恋’。”一句生动又俏皮的话,道出了基层电力员工最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环境。

在云南大理州剑川县新松换流站,有一对常被人津津乐道的90后夫妻。来自广东的陈超泉和来自四川的朱丹都是新松换流站主控室的值班长。2014年,他们为了理想来到云南,成为超高压大理局第一批新入职员工。

在员工培训期间,朱丹认真的工作态度、开朗的性格吸引了陈超泉的注意。相处过程中,两人渐渐萌发了爱情的嫩芽。“刚开始工作时,白天需要去现场巡视,晚上要继续培训考试,我们时常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恋爱。”陈超泉说。

后来,陈超泉成为运行二值的值班长,朱丹成为运行三值的值班长,每个班组需要在主控室值班两天。从主控室到综合楼,中间隔着十二台换流变,步行只需短短几分钟的距离。陈超泉指向主控室说:“她在主控室上班,我就在综合楼等着她下班。”

陈超泉说:“每天的午餐一小时是我们最期待的时刻,因为只有那会儿能短暂地结束‘异地恋’,可以坐下来吃饭、聊聊天。”

2018年5月18日,±800千伏滇西北至广东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简称新东直流工程)正式投产。一个月后,新松换流站举行了一场 “缘定滇西北”——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滇西北工程建设者集体婚礼,陈超泉和朱丹在内的24对滇西北直流工程建设者们,在百余名职工的见证下,互诉爱的心声,许下爱的誓言。

在新松换流站综合楼党建工作室内,陈列架上布满了两人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五年来,他们在不同岗位各自忙碌,又相互牵挂;他们心系工作,有着相同的志向、共同的追求,收获了家庭,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记者手记

万家灯火一“线”牵

超高压公司大理局、新松换流站员工的平均年龄不大,“90后”占比较高。

采访中,记者发现,赵庆州、余荣兴、雷鸣东、张义等人,放弃了原来在广州等城市生活,自愿来深山老林,到新松换流站或是巡线。虽然工作、生活相对单调、枯燥,但从他们守护西电东送大动脉的言谈和工作中,分明又清晰地感受到小伙子们干事创业的火热激情,以及对自身工作与广东、深圳经济社会发展和市民生活紧密关联的强烈自豪感。

是啊,清洁的云南水电,沿着新东直流线路,从位于剑川的新松换流站,到深圳宝安的东方站,虽远隔近两千公里,传输也就是一瞬间。

将党支部、团支部同时建在站上,充分发挥党员、团员的示范带动作用,把人民电业服务人民美好生活作为价值坐标,积极投身西电东送事业的新发展。

千里情深贯西东,万家灯火一“线”牵。

这根“线”,是联通东西部人民的情感线,是携手并肩、协调发展的友谊线,是营造碧水蓝天的生态线。

他们守护的,温暖你我的,正是深圳加快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和先行示范区建设的一个不竭动力源。

新松亮剑,青春无悔。

采写丨深圳特区报记者 肖意 吴德群 何亚南/文


原标题:中国力量 | 新东直流工程:“飞龙在天”特高压 “中国创造”新名片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小姐  010-52898473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输配电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输配电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国网配电物联网系列创新成果

国网配电物联网系列创新成果

以“诠释配电物联网架构体系,推动能源互联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2019年(第三届)中国配电技术高峰论坛于2019年6月26-27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次高峰论坛由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科技开发服务中心联合主办,国网上海能源互联网研究院有限公司、电力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