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输配电网  > 电网建设 > 正文

厦门大学教授林伯强: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耗能过度集中

北极星输配电网  来源:能见App    2019/6/28 11:16:26  我要投稿  

北极星输配电网讯:6月28日,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创新发展联盟成立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

联盟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作为发起单位,联合南方电网、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电投、国家能投、中节能、中电建、中能建、中国建科院、清华大学、华北电力大学、华为、阿里、腾讯、格力、海尔、协鑫、宁德时代、北京热力集团等合计21家单位共同成立。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出席大会并做了题为《中国能源发展与综合能源服务》的主旨演讲。

855574ae2fe87ae39a629420e3a199dc.jpg

林伯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联盟成员,受联盟邀请来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中国能源发展及综合能源服务的一些想法。

那么综合能源服务,为了提高效率,节能,这些是我们中国能源发展目前的主要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选择了一个发展模式,就是市场经济,在市场经济当中,两个对立面,一个是生产侧,一个是消费侧,那么对于生产侧来说,只要你能卖出去,怎么都性,所以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想把东西卖给你。那么对于消费侧来说,人的需求无止境,我们真的不需要多少东西,在现实当中我们拥有多少东西是基本不用的或者很少用的。

当这两方面碰在一起的话,它对人类资源压力影响就非常大。大家可能会问,这几十年来的技术进步都上哪去了?说为了技术进步提高效率,我们怎么没有看到说能够以比较低的能源消耗来生产更多的GDP?

那么我是这么想的,打个比方,如果生产这个东西的效率提高了,耗费降低了,那你会买两个吗?所以全球而言,仍然是抵消不了技术进步生产侧和消费侧对于GDP消费需求的影响。所以说呢,节能、提高效率,仍然是一个核心问题。

我先讲讲中国的能源转型核心,道理比较直观,我们看看应该怎么做,或者说去考虑背后的服务。

发达国家一般都是很煤碳很少,油气为主,其它能源差别不是特别大,那么中国最大问题是雾霾跟碳排放都是比较大的问题。

那么所以说呢,改变能源结构,核心问题就是减少煤碳,除了说要在比例当中减少,而且在总量必须得到控制。

这么多的煤碳,你说没有污染,没有雾霾,现实当中是很困难的。那么煤碳,清洁利用,它的优势在哪里?我始终认为说用很多的成本去追求最后几个百分点,从经济学上讲,应该它是不合理的,更进一步讲说你清洁煤的话,二氧化碳排放,有可能更少,不是排放,这是有可能的。

清洁煤跟成本跟碳排放角度来看,清洁煤这条路也许走不通,中国要保证能源的自给率80%的话,煤碳不多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成本和能源安全角度讲,目前煤碳还是比较重要的,影响说相当一段时间内,仍然是重要的比重。

由于涉及外部性问题、市场化改革有利于转型,但没法解决一些转型的基本问题。

之所以这么说,首先你对环境很难做到,加上内部没有决心,这两者使得市场化的改革对转型来说还不够,还应该加大进步。

煤碳改革情况,2016年的时候非常乐观,那个时候化石能源占到13,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15%,这个目标我是记得的,那么好了,2016年的时候,讲还有四年怎么也能完成。

可是我去年2018年简单算了一下,因为2018年没有官方数据,我让学生算了一下,到了2018年水风光核还是13%,也就是说这两年煤碳已经下来了,62到59.1,但贡献仍然是来自于天然气,并不是来自于我们的风光电等等的。可以说如果继续保证比较持续的能源需求增长的话,目前基本可以看到十三五的规划15%的目标恐怕就难以完成了。

那么可再生能源成本大幅下降,这是看得见的,但现实当中并没有发现很显著的变化,我这边讲的是化石和非化石能源,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使得我们进一步思想接下来的清洁转型、低碳转型,同时满足两个指标,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那么我的理解,短期增加一个点,长期可能是光伏风电和核电。

那么为什么?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进程比较快的煤碳替代?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让我们看一下2018恩年的依次能源结构,可再生能源,如果把水电比较稳定的,水电排除在外的话,甚至核电、广电只有百分之5点几,什么意思呢?如果一次能源需求非常低,只在0左右的话,那么核电光伏加上风电,如果有10%、20%的增长,那么你就可以替代1%的煤碳,那么20%差不多一个点。但如果一次能源是1%的增长,你就只能抵销那个,其它不能变。

去年2017、2018看到这种情况,从负的变成正的,现实当中使得我们转型难度非常大,它可能不是你想听到的故事,但现实就是如此。

水电目前相对稳定,那么其它的账目太小,所以只有加快清洁能源的发展,当清洁能源比例足够大,才能够满足能源需求增长的同时替代煤碳,否则就只能找天然气,你很难说我这是清洁低碳转型。

所以现阶段比较快的能源替代的重要条件,其实能源需求的增长比较减少。

那么咱们看看,有没有可能变小?

这个是中国从2004年到2018年的GDP是灰色的,电力是蓝色的,一次能源是红色的,它的增长速度。

我们可以看到,曾经出现过一个点,那么就2015年的点,的确是非常低,2015年我们也看多煤碳增长是附属,20的点,替代转型是非常明显的点,但很遗憾,只维持了一年,又上去了。所以先进我感到至少从表面上看,中国要要求很低的一次能源需求增长,数字至少是不支持的。

第二,就是说它这个,基本上我们日常判断,从GDP判断能源电力需求可能不靠谱,它跨度非常大,如果你按GDP弹性来算最终往往是错的,那么这种激烈的跳动,可能跟经济发展速度特别快有关系。我还会在讲,跟我们目前的产能结构、耗能结构也有关系,这种波动的话,造成我们目前看到的能源行业的大短缺和大获升,目前正在消化的过程当中。

那么很多人说,我们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其实不是,假设我们在2010年来做一个规划,做一个2015年的投资安排,至少五年跨度。那么2015年的时候,当学者、专家、政府、企业在一块儿,来商量出2015年的安排应该是多少的时候,当你站在15%的时候,你一定不敢往下讲,所以企业可能更多观点说还是15吧,企业界可能比较保守一点,说不会那么多吧,保个10左右吧,政府说好,12。你对2015年的规划、审批,都按12来。那么现实当中就延高了规划和投资,特别是对资本密集型,而且必须提前投资的能源行业,事实上是很难避免这个过程。

那反过来说,短缺,还是可能出现的,如果你站在很低,实际上对2016、2017的预测,也是很低的,但现实当中出现很高的数字,你的预测还是差了好几个百分点,这种滚动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能不能做得更好一点?我的理解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道理我刚才已经讲了。

所以这张图基本讲了几个问题,那么提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大家学界都在思考,就是说为什么2015年不到1%的能源,1%左右的电力,能够支持7%的GDP,而到了2018年GDP1.4,反果洛需要8.5%的能源,为什么?

我们这几年通过高质量发展、经济调整,就是希望说以更少的能源生产更多的GDP,不就这一句话吗?但现实当中我们看到的并不是这样,为什么?难道2015年的点是个很偶然的点?那么这个点是怎么产生的?外国人很直接的说你GDP造假,但我们不这么看,中国整体的能源结构和背后,还是有很深的故事。

好,我们看一下背后的故事。

我认为目前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耗能过度集中,62%的能源,电力58,那么整个工业对GDP的贡献是很小,这边就说明2015年的很低的点完全有可能出现因为重工业对政策很敏感,当然冲击只是短期的冲击,那么你们一定会问说那它GDP怎么还会那么低?第一,它对GDP本身支持并不高,那个点是完全出现的,对经济状况、对政策,很敏感,而且它一动,对能源电力冲击就非常大。

我们跟美国的专家也解释过,他们基本赞同,认为中国目前集中消费,很可能是能源那个波动的,大幅度波动的一个最大的影响。

那么接下来,假定说我们做能源规划的话,如果要做一个很好的预测的话,除了说比较稳定的GDP之外,我们还需要一个比较稳定的耗能结构。

来看看,我先以煤碳为例,为什么中国目前现阶段,至少是现阶段,还出现很低的能源需求,还必须保持比较高的能源电力需求。中国三分之二的煤碳仍然是走到资本型中去,形成机器、形成产房,这叫基本形成。基本可以判断,中国目前依然是生产型的能源消费,并不是消费型的能源消费。

我进一步解释一下,美国以电力为主,对电力的消费占到75%点几。中国在商业当中占的比例应该是30左右,居民少一点,商业多一点,中国能源终端消费,直接消费掉还是很小,大多说能源还是走向资本存量,那么中国还有多大的需求?

我比比,其实我们的人均存量还是非常大差距正是因为很低的含量,必将支持中国比较高的能源与电力需求,也就是说中国的基础设施的要求还是非常高的,中国比的一定是农村的基础设施,包括农村的厕所,跟发展国家的厕所进行比较,也就是说当我们的农村厕所跟发达国家一样好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

我们可以把时间拉得很长,但总而言之,期望说中国以一个比较低的能源需求跟电力来满足低碳去煤的转型,目前里看还是比较困难的。

那么接下来我就讲一些中国转型的困难,背后的原因,以及说为什么我们很难用比较低的能源进行比较高的GDP,顺便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能够以低于1%的能源需求支持7%的GDP,为什么到了2018年、2019年反而不行了?

我认为,未来清洁能源当中,当然这当中可能出现技术突破,包括氢能等等,但我不把它放里头,因为相对比较远一些。

那么我看得见的,就是这个,以储能为核心,以太阳能、风电光伏为依托,现实当中,电动汽车,大部分也是来自于电池,今后你要走分布式的话,没有储能,分布式智能电网都很困难的。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的清洁转型,如果把这个做得非常大,使得我们在满足能源需求的同时替代煤碳,而不走化石能源那条路,储能是一个核心的,我们认为是一个核心的部件。

那么电动汽车,这几个方面,我对光伏,我认为光伏潜力最大,潜力来自于它的灵活性,风机到处放。那么电动汽车,我觉得对于中国人来说,今后可能成为电力系统有效的组成部分,对抽商业和居民的大幅度提升,良性增长,对风和的要求。

打个比方,今后我们看到电动汽车进入千家万户,回家12点,明天早上6点把它断了,把顶的这个利用起来,除了提高能源效率,还可以大幅度降低今后我们看得见的电力结构。

那么虽然说能源转型,会创造机会,但它也面临着政策现实,那么这个现实我们到处看得见,比如说澳大利亚碳税取消,德国光伏发展停滞,中国大幅发展最近也下来了,补贴退了,这些都是政策现实,必须面对的。

那么接下来讲,新能源发展的矛盾,目前已经转变,包括光伏可以平价上网,电动汽车还在路上跑,我觉得基本的竞争性已经没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充电桩进入千家万户,包括光伏跟风电把电发出来,这些都是涉及基础设施的问题,今后政府应该集中解决的。

包括说能源服务、智能电网,多能互补,这些都是目前应该提前布局,去支持政府的大的为清洁能源发展做成的基础设施建设做好的准备,否则就是一句废话。你说做充电桩,没有车,做什么充电桩?那买车的人,没有充电桩我买什么车?必须政府介入,在初始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推介。

接下来,能源服务与能源政策的问题,这个是有的人说不可能三角,有的人说可能三角。

那么经济发展阶段特征,也给这个三角做了很好的总结,到了现在,我们说高质量发展,通过提高环境门槛来把这个能源价格、成本提升,不同的发展阶段强调不同的发展目标,政府通过价格、税进行平衡的,无论价格还是税,都是行政手段,并不是市场化手段,今后我们需要综合能源服务发展,成为新时代来平衡能源三角的一个了东西,肯定不是主要的,应该是一个重要的东西,为什么通过提高效率,通过在那个保持环境可持续的时候,还可以兼顾普遍能源获取等等,提高效率来支持经济增长,所以说它和整体的政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契合。

它对整个产业链,也讲过,一整套产业链是非常有好处的。

那么我顺便讲一下,目前中美贸易战的话,我们很多讨论都讨论在加速上,其实你想想,能加速真不是大事儿,为什么呢?5000亿,20%的税就是1000亿,中国和美国分摊一下,分500,你说有啥影响?你说500亿美元对美国有啥影响?每年6万多亿的消费,中国接近6万亿的美元消费,这500亿算啥?不算。

我的理解,贸易战产生那么大的冲击,问题在于全球产业链的总结,经过全球产业链不断的市场融合,已经形成非常行之有效的产业链,那么任何对于产业链的冲击,都会造成巨大的成本增加导致经济的衰退,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说贸易战的核心问题,仍然是试图改变产业链的构成,而不是真正的加速,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我们的今后,综合能源服务,如何能够把能源整体生产,产业链进一步理顺,提高效率,是很重要的方面。

接下来政府应该加快体制价格改革,使得综合能源服务市场化的走出去,而不是需要靠政府补贴、政策扶持,接下来破除行业壁垒,推进终端能源一体化的形成。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根据演讲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小姐  010-52898473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输配电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输配电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国网配电物联网系列创新成果

国网配电物联网系列创新成果

以“诠释配电物联网架构体系,推动能源互联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2019年(第三届)中国配电技术高峰论坛于2019年6月26-27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次高峰论坛由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科技开发服务中心联合主办,国网上海能源互联网研究院有限公司、电力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